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佛教的现代适应 > 应对蒙古现代化的挑战

应对蒙古现代化的挑战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应蒙古出版社要求而做
蒙古,乌兰巴托,1997年8月

我来到蒙古继续我在两个地方的工作, 这些工作是我上次1996年11月份最后一次造访蒙古时开启的。 我一直要求在蒙古建立和组织一个大型项目, 以帮助佛教的复兴。  这 一项目的主旨是将基本的佛教经典由英文翻译成现代蒙古文、 出版并向全国发行。  此次访问特地计划为该计划建立执行基础设施及印刷安排。  我此行的第二个目的是应蒙古国立大学和甘丹寺邀请继续我关于佛教的讲座。

佛教在西方的传播

十七世纪初,佛教随着卡尔梅克蒙古人进入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来到欧洲。学者将佛教典籍译成欧洲语言始于十八世纪末。尽管佛教禅修教师开始在西欧和美国开始授业始于二十世纪,但直到二战后,由 于兵士接触到亚洲文化,西方对佛教产生浓厚兴趣。禅宗和南传上座部佛教首先在西方传播,但近几十年来西藏金刚乘成为西方流传最广泛也最受欢迎的佛教形式。在全世界范围内,一百多非佛教传统国家有一万多佛学中心。这 些地方包括北美、南美、西欧、东欧、前苏联地区、非洲、亚洲、澳大利亚及南太平洋地区。几乎所有的佛教传统都有传播。

佛教对现代西方的吸引

佛教对西方人有吸引力,原因众多。世界上所有宗教中,佛教最适应现代科学。例如,佛教关于宇宙起源的解释,相对性理论。此外,佛陀教导说不要因为信仰或者出于对他的尊重信奉他的言教,而 要像购买黄金一样对事物要进行验证和分析。因此,佛教的基本方法是批判性的,对教义要根据逻辑和个人体验进行考量。只有在教义具有意义并产生它所宣称的目标时才能为人所接受。现代人,尤其是西方人,并 不喜欢听命而安静,不加验证或无所疑问地接受某一事物。

同时,佛教也就心智和情绪的运行机制给出了最明晰的解释,并为克服情绪障碍、获得专注、慈悲和智慧提供了明了且有效的方法。所有宗教都教导其教众以忍耐、爱和智慧,但 佛教以最为可操作的方法教人如何达到上述目标。此外,佛教深谙个体差异,因而不会教导说培养上述优秀品质只有唯一的正确途径。佛陀根据个体背景、智慧和秉性的不同因材施教。西方人喜欢个体性,因 此在个人和社会进步上,很欣赏给予多种方法以供选择。

西方人珍爱自由,因为这意味着选择权。佛教待人以尊重而从不强人皈依。佛教供给世界其慧眼和方法以分享。如果有人能从佛陀的言教中获益,欢迎将之用诸自己的生活。佛 教并没有说他们所信奉的宗教是愚蠢而低劣的,而要求他们必须放弃。佛教要求我们放弃的是贪婪、忿怒、自私和困惑。西方人喜欢被视为成人、受到尊重,而不是被看做顽冥不化的孩童。在这个意义上,西 方人发现佛教的方法很圆熟、不自大,因此能够吸引人。

佛教对蒙古现代化的贡献

我想要说的是,佛教的复兴对蒙古并不是决定性因素,但是关键因素。蒙古要在世界市场经济中前进和竞争,其民众有深刻的自我价值观念和文化身份至为重要。民 众只有对自己的文化遗产感到自豪时才能满怀信心地在世界上去竞争。如果让蒙古人民感到不仅在此前的被统治时期、而且甚至在整个历史上,他们国家的所有所为毫无价值,他们会形成负面的、低微的自我意象。这 将是灾难性的,因为这将使他们失去感情支撑来直面现代社会的种种困难。当人被剥夺了尊严、感到自身的一切都落后时,他们自然就借酒自我麻木。这又导致犯罪、暴力、社会堕落,这些又阻碍社会进步。

蒙古人民并非像迷路的孩童一样糟糕而无用,前进中需要通过一个道义上高高在上成年人皈依某一外国宗教。蒙古人民是成年人,也只有在成年状态下才能前进,他 们拥有和世界上任何别一民族同等价值的文化和宗教遗产。如果国外势力说蒙古人民是愚蠢、糟糕的顽童,那么愚蠢、糟糕的顽童怎能在一个成年人的世界竞争成功呢?

此前的政权企图剥夺蒙古的宗教和文化,使其民众失去民族身份而成为苏联人。这种政策的灾难性后果人所共知。中国满人统治者曾同样试图将所有蒙古人同化成中国人。很多西方人似乎亦步亦趋、延 循类似的帝国主义政策,试图剥夺蒙古人民的传统信仰,迫使他们改宗,使蒙古人成为西方人。此前的政权使用蛮力迫使民众转变,西方人通过经济力量、利用金钱和国外旅行进行诱惑。二 者都通过将所有的罪恶归咎于蒙古传统的文化方式,歪曲历史;二者都通过破坏文化和外国统治来达到同样目的。如果蒙古人当时能起而反对满人宗主、继而反对苏联支持的前政权,他 们必然同样会拒绝企图剥夺他们文化遗产的外国势力。

在蒙古,此前的政权和传教团都忽略了佛教。如果蒙古人自己也忽略佛教,他们将相信对他们传统宗教的歪曲宣传。如果蒙古人民研究、学习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他们将发现自己有很多值得骄傲的东西。在蒙古,佛 教是促进教育的主要力量。医药、数学、天文、语法、诗歌、哲学、逻辑、心理学等等,研究这一切都需在佛教修持的背景中进行。这种强调个人和教育基础上的社会进步正是现代发展的基础。此外,因 为佛教强调通过逻辑和理性观照事物,而非盲目接受一势力路线,这就为智力上的灵活性及其现实方法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构架,这正是处理现代社会中复杂的事物所需要的。

有些人误解了佛教关于忍耐的教义,以为完全是被动的、任凭他人利用。事实并非如此。忍耐的意思是在逆境中并不愤恚,而是保持冷静,这样就能找到最好的方法解决问题。如果心生愤恚,我们就不能理性思考,说 话做事与事相背,事后又为此悔恨。忍耐意味着力量而不是软弱。如果我们因细微的刺激而屈从于怒气,如同一名武士屈从于一只蚊子,我们就太软弱了。如果能在困难面前保持耐心,我们就不会气馁,会 像成人一样去应付这些困难。如果蒙古骑手不能隐忍骑马远行的困难,他们如何能够比其他任何民族征服地球上更多的土地。取得经济上的成功需要同样的忍耐。

还有一些人误认为佛教是迷信,僧人通过仪式召唤超自然力来解决所有问题。这也非实情。我们通过自身前期的行为积聚成败因缘。如果我们行为不端,为赚钱而欺骗别人,那么没人会信任我们。我 们就为顾客以后不来惠顾造就了因缘,也为别人欺骗我们积累了因缘。另外,如果我们在商务中诚信,别人会信任我们。我们也为成功积累了因缘。这就是果报律。我们造就的潜在因缘在条件适合时将彰显成败。

进行佛教宗教仪式是为我们有益的果报提供环境、促使潜在的因缘成熟。不管你如何浇水,不植入种子,无说成长。同样,如果不通过我们的行为为成功植入果报之种,不管多少宗教仪式也无济于成功会奇迹般出现。然 而,当我们将伦理行为和传统礼仪相结合,我们就拥有了现世的成功正确配方。此一方法无所迷信。

简言之,蒙古拥有值得所有蒙古人自豪的辉煌的文化和宗教遗产,这将为现代进程提供基础。当然,否认曾经有人滥用蒙古传统也是盲目的过度简单化。任何文化中都有人达不到其伦理理想。但是,据 此判断一个传统业已破产、完全无用是没有理由的。尽管西方宗教已经使传统的佛教国度中的一些人改宗,但要认为这些国家的大多民众已经放弃被视为原始落后的传统宗教和文化而促成其经济上的成功并不正确。在台湾、香 港、新加坡、日本、韩国和泰国,人们经过努力劳动取得经济繁荣、国家和个人也都取得自尊。蒙古同样也能做到。

佛教关于卫生的建议

佛陀教导说,敬尊诸佛及其教义和僧伽极其重要。示以敬尊并非为了讨好诸佛或僧人,抑或为了谋求富贵,这是对我们自身及自身生活目标的礼遇。佛教修持的目标是自度成佛。成 佛意味着在生活中克服自身所有缺陷和困难、发挥自身所有智慧和潜能,这样可以在最大程度上达到自利和利他。人人皆能成佛,因为人人都拥有天赋资源或者说“佛性”,这能使我们实现此目标。不管我们是男是女、是 贫是富,我们都同样拥有心智和肉身,都有交流的能力。这就是修持的原材料,据此我们可以修行成佛。因此,敬尊诸佛,我们就是敬尊自身和他人。

清洁是表达敬尊的主要方法之一。佛教要求信奉者每日都打扫庙宇和寺院、安排干净美丽的供奉,如同恭迎尊朋贵友。同样,佛教教导我们每天清洁身体和屋宇,以示自我尊重和对见面者的礼遇。佛 教有关伦理的戒律之一就是不要做出任何使他人对我们不做好念想或者不尊重我们之事。

如果我们保持个人卫生,我们会自我感觉良好并提升自我形象。他人也乐意我们在场并留给他们好印象。这些是生活中成功的重要因素。如果因为别人说我们愚昧落后而我们也相信对方所言,我们就会丧失自尊。这 种丧失自身价值的感觉不仅会导致酗酒,也会使我们不能正确照顾自己、穿着打扮、收拾家务、管理寺庙。如果别人甚至在我们脏兮兮时仍然无端礼遇我们,我们可能不会改变自身的行为方式。只有在尊重自我、尊 重自己所为时,我们才能改善个人习惯。而这些自尊行为来自佛教教育,来自摆脱企图使我们觉得自身原始落后的外国势力的压力。在现代社会,清洁和发展问题是相互关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