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佛教的现代适应 > 信仰断层?

信仰断层?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采访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 1997
Newsweek Magazine, Asia & Atlantic editions,
January 13, 1997, 56.

在斯大林主义下,蒙古佛教几乎灭绝。现在,苏联解体已过五年,蒙古的宗教传统又面临一新的威胁 – – 基督教传教团的入侵 – – 或如亚历山大·伯金博士如是说。亚历山大·伯金博士年届五十二岁,是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一位优秀的美国佛教徒。最近,他远旅蒙古做了一系列有关该国历史宗教的讲座。他说,此次旅行也让他见证了外国福音传教士的冲击。除了下述内容,伯金博士还与《新闻周刊》驻 北京的乔治·魏尔费兹分享了他的观感。

魏尔费兹:是什么促使了你最近的这次造访?

伯金博士:我受蒙古国立大学邀请做有关佛教的系列讲座。自从共产主义统治覆灭,美国基督教传教团浪潮从各个层面侵入蒙古。这对蒙古民众 – – 尤其是年轻人造成巨大压力,他们皈依基督教。这 对重建蒙古传统文化与宗教的努力极具破坏性。

魏尔费兹:传教团如何具有破坏性的?

伯金博士:蒙古要适应新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民众的自信非常重要。而这种自身价值的认可植根于自身的文化当中。因此,一旦去除前苏联文化,再去掉这些传教团企图破坏的蒙古传统文化及价值观念,民 众将一无所有。他们将感觉到自身没有价值,他们为之而生存的一切也将只是毫无价值的废物。

魏尔费兹:具体点说,基督教传教团是如何破坏蒙古传统价值的?

伯金博士:他们说蒙古的贫穷和倒退都是因为佛教之故。当你看看东南亚、台湾、韩国、日本和香港等佛教社会的发展,就明白这纯粹是颠倒黑白。此外,传教者还伪装成英语教师来到蒙古。他 们用蒙古现代文和英文的形式免费印制基督教经典以吸引语言专业的学生。他们向大学捐赠资金和电脑、给有影响力的官员子女授予学位。他们拿钱铺路。而佛教无力竞争。

魏尔费兹:为什么无力竞争呢?

伯金博士:佛教还在努力重建自身。斯大林时代有七百多座佛教寺院被毁。共产主义政府只允许一座寺院开放。现在,有一百五十五座寺院重新开放。但是,健 在的老喇嘛只能给年轻喇嘛们教授一些宗教仪式。他们没有资金印制经典或将它们翻译成蒙古现代文。当然,传教者还提供年轻人的聚会,音乐、免费食品 – – 这可是改宗的重拳出击。

魏尔费兹:传教者想做成什么?

伯金博士:传教者坚信他们正在拯救这些人的灵魂、将他们带入天堂。从长远看,他们会破坏蒙古社会。

魏尔费兹:佛教社团可能有什么回应?

伯金博士:步骤很多。我正在进行一项将藏文、英文抑或是古蒙文翻译成现代蒙古文的项目。目前进行的另一项工作是达赖喇嘛尊者从印度已派遣教师,帮助重新建立一个佛教教育体系。自十三世纪,蒙 古就开始从西藏接受了其佛教形式。因此,二者关系源远流长。

魏尔费兹:另一种策略就是派遣像你一样的美国佛教徒,是吗?

伯金博士:传教团是美国的,因此给蒙古年轻人的印像是:他们对基督教的热忱就是西方文化的主旨。对蒙古人或藏人佛教教师来说,要对此与此相竞争并不同样有效。但是作为美国人,我 的到来发出了另一种信息:并非每个美国人都有上述传教之热情;美国还有很多其它宗教,除了基督教,我们还从其他宗教中汲取力量。

魏尔费兹:基督教在蒙古有市场吗?

伯金博士:我举个例子吧。达赖喇嘛尊者和教宗多年来进行了很多接触。他们安排的事情之一就是僧侣互派。一部分天主教僧侣来到印度的藏传佛教修寺院学习禅修,尤其是有关专注的修持。同样,达 赖喇嘛尊者派佛教僧人到基督教修道院学习建设孤儿院、老人院、学校和医院。在西藏,这一切传统上都由家庭负担。但目前在印度,并没有那种机构,因此需要寺院去完成。去印度的基督教僧侣当然不会成为佛教徒,佛 教僧人也不会变成基督徒。但是,他们可以互相学习以造福各自的宗教及社会。这种基于互相尊重的交流在蒙古必有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