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佛教的现代适应 > 关于海外佛法中心的建议

关于海外佛法中心的建议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印度,达兰萨拉,1987年8月18日

1987年8月18日,我在达兰萨拉一个私人觐见达赖喇嘛尊者的场合,向尊者报告了我最近刚完成在二十四个国家长达十五个月的巡回演讲情况。我提出关于国外佛法中心经营政策的几点建议。尊 者指出直接将这些建议传达给这些国家的各个相关单位也许会有所裨益。因此,我提出了下列几点观察和建议:

一、藏传佛教的未来并不在外国人手中,而是掌握在年轻一代藏人的手里。因为仅有少数的传统典籍被翻译,以及极少数的外国人可以拥有空闲时间百分之百地奉献在以藏文为主的传统佛法训练上,在可预见的未来,外 国人是不可能继承传承和灌顶,或是给予完整的教学和训练。这将会是年轻藏人的任务。因此,假如每一个国外的佛法中心都有长住的格西或喇嘛以及译者或致力留住这些人,而且假设这些人的佛学造诣高深,那 么可预见的结果将是严重的人才流失。由于大多数的外国人都太忙碌,以致于无法腾出超过一个礼拜两次的时间到佛法中心,于是格西和喇嘛大多数的时间都被浪费了,而印度僧院的僧人们的教学资源则缺乏。结果,高 品质的藏传佛教将会在下一代失传。

因此,我建议大约四到六个在地理位置相近的佛法中心共享一位格西、喇嘛或译者。在这些中心完整建立前不需要派格西等前往,不然只是再次浪费他们的时间。老师们可以轮流居住在这些中心,例 如轮流在每一个中心待一个月的时间,如此,他们每年可以两、三次探访每一中心。当学生们随时可以见到老师们时,学生们常会将之视为理所当然 ​​,从而使得出席率降低,因为学生们的生活是常常忙碌在其它事情上。假 如老师们在中心只停留一个月的时间,这将会被视为一个特别的时期,学生也许会腾出更多的时间,这样他们的出勤更更有规律、更密集。在其它时间里,学生将有时间消化所学并在资深学生的指导下修练。

而且为了避免将最优秀的老师带离印度、尼泊尔、锡金或不丹的教学岗位,所以在选择格西、喇嘛和译者方面也要特别谨慎。让我举例来说,仅仅为了教数学,而没有必要拥有一位世界著名的核子物理学教授。然而,假 如真的需要时,可以在一个大的地理范围里建立一个中心,在这里举办更密集的教学课程,但这样的需求必须被限制在一定的数量。

二、在许多传统藏传中心仍存宗教派系主义的问题,这严重地分裂和危及佛教的未来。如同达赖喇嘛尊者经常强调的,对保守的宗教派系主义最有力的对治方法是教育。虽然对每个中心而言,保 持自己传承的纯净和不要将所有的传统混合成一团是重要的,但是向学生教导其它传承和藏传及非藏传的佛教传统是必要的,因为这样他们可以自己看到佛陀的教诲是没有矛盾的。

因此,我建议佛法中心以开放的态度邀请来自他们自己传承以外、不论是藏传或非藏传的客座老师和讲师。学生将会从这样的方式得到更全面的佛教教育,这样的作法只会促进了解、和谐和进步。

三、一些中心会在公开的大型法会上,以英文或其他欧洲的语言唱颂密续本尊和护法荟供。这些包括诸如“饮血者”等等词句,这样的词句会引发非常奇怪的想法,并使得新来者和参访的家长们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我 建议以他们的语言唱颂皈依、菩提心、七支供养和回向文,但密续法本可以用藏文唱颂。例如,《上师荟供》可以用藏文唱颂,而菩提道次第广论的部分则用英文唱颂。这样的建议是特别针对公开集会。那 么那些想要学习和了解藏文意义的人将会产生学习的动力,而那些只是偶然参与的人则不会产生好奇的想法。密续仪式的完整翻译本须要限制在私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