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佛教介绍 > 生活中的三学与八正道 > 第一期:作为语境的佛教科学和哲学,以及正确的言语

生活中的三学与八正道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
基辅,乌克兰,2013年6月

第一期:作为语境的佛教科学和哲学,以及正确的言语

非常感谢您善意的介绍。能够再次来都基辅,我确实感到高兴。

导读

佛教科学、佛教哲学、以及佛教宗教

达赖喇嘛尊者切向普通听众演讲时会做出一种划分。我认为这种划分很有助益。他的谈论包括这样三种区划:佛教科学、佛教哲学、以及佛教宗教。

谈论佛教科学时,我们谈论的是情绪的科学,思维如何工作,就是他所说的心理和情感的卫生学。佛教对所有各种情绪状态,以及它们如何工作、如何汇集在一起等等,都有着一种非常详细的分析。

此外,还有:

  • 关于我们知觉如何运行的认知科学,意识本身的本质(它是什么?),帮助我们培养专注力的各种训练方法。

  • 对宇宙进化论的非常详细的分析 – – 宇宙如何开始的,如何延续的,如何结束的。

  • 对物质和能量、亚原子粒子等的仔细分析。

  • 医药以及体内的各种能量如何运行。

所有这些都在佛教科学的范围内。这是任何人能够从中有所学习、有所收获或者有所获益的东西,科学家们就此举行过很多次的讨论。

接下来,有佛教哲学,第二个分类,它包括这样一些东西:

  • 行为准则。这是对并非必然和宗教相联系的基本人类价值的讨论。任何人都能够从这些基本的人类价值中获得饶益,例如善良、慷慨、等等。

  • 对逻辑学和形而上学的详尽呈现。这与集合论、全称命题(一般性)、特殊性、质性、特性有关,它们如何共同运作以及我们如何认识它们等这类事项。

  • 对因果律、原因和结果的详细分析,以及对现实的基本理解和我们的投射怎样扭曲着现实。

因此,全部佛教哲学领域乃是并非局限在佛教徒当中的东西。它同样是人人均可从中获益的东西。

接下来第三类是佛教宗教。这是真正的佛教修行部分,和羯磨和转生、仪式性的修行(如密咒颂持、亲见,等等)这样的东西有关。因此,这是真正的佛教修行部分,是特地针对追随佛教之道的人的东西。

如果我们根据这三种分类来考虑 – – 佛教科学、哲学和宗教 – – 我们可以查看我们的主题,即这三学(三种训练)如何样融汇入这种语境。

三学

那么这三种训练(三学)是什么呢?

第一个是道德规范(藏文:tshul-khrims戒)。它的意思是克制不去做破坏性的行为 – – 因此这种教条让我们如此去做,去停止以破坏性的方式行事(基本上是自我破坏的方式) – – 进入到建设性的行为,有帮助他人的教条。这是第一种训练,但它是道德教条和道德自律。这不是我们努力去约束别人的。这不像我们训练我们的爱犬那样。

第二种训练是专注力(藏文:ting-nge-’dzin定),这是让我们的思维集中,这样我们就不会因为各种外在的思想而经常思维游移。这样,我们的思维就不会迟钝;它会犀利而专注。另外,对专注力来说很必要的是我们还有情绪上的稳定性,这样我们不会因为愤怒或执迷或者嫉妒或者任何与此类似的东西而情绪消沉。因此,我们需要思维稳定和情绪稳定。

接下来,第三种训练是辨别性意识(藏文:shes-rab慧)。辨别性意识 – – 我们需要理解它讲的是什么。它听起来像是一个技术性术语,不是吗?但是,它指的是辨别或区分什么是可以接受的和可以采用的、什么是要被拒绝的这样的一种能力。这就像,例如当你去购物,有你要买的一大堆蔬菜。于是你作出区分:“嗯,这个看起来不是很好。那个看起来很不错。”因此,你在它们之间作出区分 – – 那些是可以接受的,那些是不要的。

但是,这种辨别性意识可以在一种远远要高于仅仅是在买菜的层次上。我们有如下的辨别性意识:

  • 根据我们的行为 – – 什么是合适的行为,什么是不合适的行为 – – 取决于环境是怎么样的,与我们相处的人是怎么样的,等等。

  • 以及,在更深的层次上,区分现实和我们对幻想所做的投射。

因此,这就是关于道德自律、专注力、以及辨别性意识的三种训练。现在,这三者可以通过佛教科学和佛教哲学予以简单的呈现,它们对任何人来说都可以应用、都是合适的,或者它们可以通过这两者和佛教宗教共同予以呈现。

这一点与我喜欢使用的一种分支图式相对应,它介于所谓的清怡佛法和“真实”佛法之间(就像健怡可口可乐和正宗的可口可乐)。清怡佛法就是为了提升此生而通过佛教科学和哲学中的方法进行训练,而“真实”佛法为了三种佛教目标 – – 一种更好的转生、从轮回中解脱、以及觉悟 – – 而采用全部三种。

谈起清怡佛法时,我通常将它说成一种“真实”佛法的准备阶段、一种预备步骤。为了接下来考虑进一步的灵修目标,你需要认识“我需要紧紧为了提升日常生活而努力”。但是,如果我们只是考虑佛教科学与哲学,这并不会必然成为佛教宗教的预备步骤;它完全可以让任何人受益。因此,正是在这个层次上,我想仅从概况上谈一谈这个话题,我们如何能够用这三种训练来提升生活的一些基本的指导原则和建议,不管我们考虑的是佛教之道上的预备步骤,还是总体上让人人受益。

四圣谛

现在,在佛教哲学领域里(我想我们可以这样称呼),我们对佛教思维运作的方式有一个总体的呈现。这通常被称为四圣谛,但是你可以将它们从只是生活中的四种现实这样一个角度予以考虑:

  1. 直面我们所面临的一切苦难和问题。这是第一个圣谛。因此这就是一个事实。每个人都要面临着麻烦。人生维艰。

  2. 第二个事实是这些麻烦都有其因缘。

  3. 第三个事实是,存在中断、祛除麻烦的一种可能。这不是说我们注定总是要经历它们,我们只能毫无怨言地接受它们。

  4. 第四个事实是,我们祛除问题的方式是祛除麻烦的因缘,而这是通过遵循某种形式的……它同时被称作道,但是它指的是理解之道、行为之道、言语之道、等等。

因此,如果我们错误的行为和言语、交际、以及思维方式在造成麻烦,那么必须要加以改变。这三种训练,因此是我们祛除这四种麻烦的因缘要做的一部分内容。因此,这是理解三种训练的一种极其有助益的方式,因为它表明了我们为什么要根据它们来训练。如果我们在生活中遇到困难,那么就会看到:

  • 嗯,在怎样的行为中,我的道德纪律有什么问题吗?

  • 我在专注的时候有什么问题吗? – – 我只是躯体在这个地方,情绪却是一团糟。

  • 尤其在区分现实和狂乱的投射时,我的方式存在什么问题吗?

这可以仅仅用在此生的日常生活中,或者根据我们在来世可能会遇到的问题,随着普通的转生,随着我们在帮助他人时的限制(因此更多的灵修目标)而加以实践。但是,我认为在起始的层次上,我们确实只需要根据日常的生活来考虑这些训练:它们如何帮助我们?造成我们麻烦的是哪些行为?要减轻它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 – 我们能够做出什么样的改变?OK。

苦难的因缘

总体而言,从佛教的视角看 – – 再次通过佛教哲学的视角 – – 我们可能会说,苦难的因缘是我们的无知。我们只是因为不知道两件事,或者我们对两样事感到迷惑。

我们对此无知的第一件事在最基本的层次上讲是因缘和结果,是就我们行为而言的因缘和结果。这就是说,如果我们有着烦恼情绪 – – 我们处在愤怒或者贪婪或者执迷、骄傲、嫉妒等的影响之下 – – 那么我们就破坏性地行事。我们因为愤怒而冲人大喊大叫,我们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或者纠缠着他们,而这造成了麻烦。所有这一切,其结果给我们带来了不幸,不是吗?因此,这是第一个问题。问题就是不幸。那么,我们的不幸是从哪里来的呢?它源自出于烦恼情绪而破坏性地行为 – – 以一种完全愚蠢的方式所做的言语、行为或者表现。对吗?从基本上将,这是自我破坏。

看一看烦恼情绪的定义颇有帮助。烦恼情绪是一种心理状态,当它产生的时候,我们就丧失了内心的平静和自制力。我们出于愤怒而向别人大喊大叫,而这让对方感到心烦意乱(他们可能没有听见我们说的话;他们或许只是一笑了之或者认为我们愚不可及)。但是我们的内心并不平静 – – 我们在情绪上确实烦乱(我们的能量也处在混乱状态) – – 这只有在我们停止大喊大叫时才能停止下来,这是一个令人不快的经历。我们丧失了自控能力,因为我们说了此后可能会感到后悔的话。

因此,我们以这样的方式行事,因为:

  • 我们确实不理解因果。如果我们在这样类型的烦恼情绪下以这种方式行事,就会给我们造成不幸。

  • 或者我们对此迷惑不解;我们对此的理解背道而驰。我们想着“好的,如果我冲这个人大喊大叫,这会让我好受一些”,这当然永远不会如此。或者因为执迷的缘故,你冲某个人大嚷 – – “你为什么不多打电话呢?你为什么不常来看我呢?” – – 这当然只能把他们撵跑,不是吗?这并不能如愿以偿。因此,我们对因果感到困惑。

第二种无知,第二个话题是我们迷惑或者所不知道的是关于现实。因为对现实的困惑,我们有了一种烦恼的态度。这样的一个例子就是自我偏见。我们总是想着自个儿、自己和本身。这极有可能含有评判性质。这样,你就会有一整套的“我一定要尽善尽美”的综合征,例如,你要奉行完美主义。即便我们用一种建设性的方式行为,努力要达到完美,要让一切井然有序,如此等等,那么这就是非常强制性的,不是吗?尽管我们可能暂时很高兴,但它很快、很迅速就变成不幸和不满了。我们依然想着“这还不够好”,于是你不得不去努力不断推动自己。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一个人在家庭清洁方面是完美主义者。他们出在这样一个错误的想法中,他们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掌控全局,让一切干净而有序。嗯,这是不可能的,对吧?于是,你把一切整理的干干净净,努力达到完美,这样你感到不错,接着孩子们到家了,把一切搞得一团糟,然后你感到很不满意,不得不再次清扫。这就是强迫性的,不是吗?每一次,你最终感到一丝幸福感 – – “啊哈,现在干净整洁了” – – 这种幸福感很快就消失了,不是吗?总有那么一点被你错过了。

接下来,通过重复这些心理状态,不管是烦恼的情绪还是烦恼的态度,通过重复这种强迫性的行为,你就会体验到所谓的无所不在的苦难。这无所不在的苦难说的是我们如何培养起所有这些习惯,这样我们让麻烦长存不灭 – – 它们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不止 – – 因为我们形成了这样一种习惯,即持续不停地清扫或者持续不停地发脾气。

这同样影响到我们的身体。我们总是怒气冲冲,如此这般,我们的血压就很高了,因为忧心重重你会患上溃疡,以及类似的东西。或者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 – 一切东西一定要干净整洁 – – 所以你总是紧张,不是吗?你从来没有放松过,因为“哦,我一定要保持警惕以防灰尘进来。”

因此,我们需要的是这样三种东西:

  • 我们需要辨别性的智慧来祛除这种无知,这种愚昧。例如像控制房子的干净整洁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因此,在你所拥有的这种幻想,即在某种程度上一切都可以达到完美、得到控制,和“我,我就是它的控制者”之间,你需要做出区分,进行区别 – – 你必须认识到这是荒谬的;它并不指现实。我的意思是说,你当然努力要保持房间的干净,但是你不要认为似乎“我必须要做到这一点,这样它就永远不会脏了。”它当然会变脏。因此,你要更放松一些。因此这种辨别性的智慧就在什么是现实” – – “ 当然会变脏。没有人能控制这一点” – – 和幻想之间。佛经上用砍倒树作比喻。因此,这就像锋利的斧子砍断我们的愚昧。

  • 但是,为了用这把斧子砍断这棵树,你需要每次都砍在同一个地方,而这正是专注力。如果你思维游移、注意力分散等,那么,你就失去了这种辨别性的智慧。或者,如果我们情绪不安,你同样会失去这种智慧。因此,我们需要这种斧子每次都砍在同一个地方的专注力。

  • 但是,为了使用这把斧子,我们要有力量 – – 如果你没有力量,你甚至拿不动斧子 – – 而这种力量来自自律、道德自律。

好!在做什么才能克服我们麻烦的根源这样一种语境下,这是我们理解这三种训练的方式。正如我所说的,我们因此可以以一种佛教科学/哲学的方式将它运用到日常生活当中。OK?

让我们在继续深入之前花几分钟时间再领会一下:

  • 我们希望在幻想和现实之间运用这种辨别性的智慧,这样就我们的行为和现实而言,我们能够清楚理解其因缘和结果。因为当我对此感到迷惑,或者没有认识到这是我麻烦的因缘时,我会通过行为和态度造成不幸或者获得那种永不餍足的幸福,因此不会感到满足。一方面,就像在这个例子中一样,总是发火或者总是不断抱怨 – –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来的更勤一点?” – – 而在另一方面,成为一个完美主义者。你需要这种辨别力来理解,这种迷惑中的行为只会造成麻烦。

  • 但是要理解这一点、应用这一点,我需要将注意力保持在这一点上,因此我需要专注力。

  • 为了做到专注,我需要纪律。这样,我思维游移的时候就能够将它带回来。

  • 从最基本上讲,为了祛除我的麻烦和达到幸福、提升我的生活,我想将所有这些训练付诸应用,通过它们发展自己。

OK?那么请体味一会儿。

我认为,在所有这些当中我们需要获得的关键的洞察力是 – – 我们生活中的不幸和不满基本上都源自我们的愚昧。不是将我们所有的问题怪罪于他人和环境、社会、或者经济、或别的任何东西,而应当要专注于更深刻的层次。我们可能有经济麻烦、资金问题、和家庭困难的情况、疾病、等等。这是一回事。但是,我们这里是在更深刻的层次上讨论,这就是我们的思维状态处理这些情况。我们可能有很多困难情况,但这里谈论的是总体上感到不幸福或者感受到一种永远不会持续而且永不餍足的幸福,我们想要一种比这更好的东西,一种有着内心的平静、更加持续的幸福。

我们可能面临一个困难的情况,怀着沮丧的心情、完全处于可悲的境地。或者我们可以怀着更多的内心的平静面对它,因为对正在发生着的一切、所涉及的一切、处理它的方式方法,我们看得更清楚,而不是仅仅为自己感到难过。或者说,你知道,有时候你的孩子晚上出门了,你确实非常担心“他们会平安回家吗?”以及与此类似的事。于是再一次, “不管怎样我能够掌握孩子的安全” 这种一种态度,当然是一种幻想。直到他们安全回家,你感到开心,感到轻松了,但是下一次他们出去,你又担心不已。因此,这样一种轻松感并不持久,不是吗?因此,我们总是在担心,而它持续不停 – – 我们养成这样一种习惯,对事事担心 – – 而这影响我们的健康,这是一种非常非常不快乐的状态。

因此,真正的关键在于所有这一切的因缘是我的愚昧。我认为用某种方式行事会让我幸福。或者我认为我对现实的态度 – – 即我能够控制一切 – – 是正确的,但却不是。因此,我们必须砍断它 – – “这是荒谬的” – – 而与此同在,即保持专注于此,并有能力一直保持专注。

OK,因此,这就是关于三学(三种训练)的总体思想。

问答

在我们要进入到什么是三学和如何进行训练之前,有什么问题吗?

听众:您能谈一谈接受这种训练的顺序吗?存在着一个顺序,还是它们同时进行?

伯金博士:它的呈现有好几种顺序。我会谈到这一点。但是,你要以纪律开始基本训练,然后你就能够应用它。如果你能够使你的行为和言语符合纪律,这就能够使你有能力通过专注来训练你的思维。接下来,当你能够运用专注力的时候,你就能够培养这种分别性的智慧。

但是,还有另一种说法(呈现),它认为,如果能够培养这种区别能力,那么你就能够用一种正确的方式行事、说话、等等。因此,遵循此道你就获得了纪律。而这又导致专注。通过专注力,你能够重新回到分别性智慧。

然而,当我们在此三学中得到充分的训练时,我们将三者结合,同时将三者合起来应用。

听众:我的问题是关于完美和有效的区别。区分二者的线很细、很微妙。例如,假如你是一名经理,你周围有一些人正在干活,如果你不是一名完美主义者,你就可能不会关心他们在做什么,这样你就效率低一些。你如何处理这个呢?在完美和有效之间你如何找到平衡呢?

伯金博士:我认为在做到有效和努力成为一名完美主义者之间的区别与这种自我关注有关。完美主义者有整个这样一种思想,“我必须得尽善尽美” – – 这是一种对的关注 – – “我必须要控制一切,这样就能够完美。”你不依靠所有其它因缘和条件和情景而控制一切是可能的,因为建立在这种幻想的基础上,所以你总感到紧张。这是一种烦恼的态度,因此 – – 回到定义上来 – – 当你是一名完美主义者时就不会有内心的平静,因为你总是感到紧张,以为有什么东西会弄错了,因此“我一定要纠正它。如果它错了,那就是我的错。”作为一名完美主义者,你容易丧失自我控制能力,因此如果工人们迟到了或者某件事没有做对,你就会冲着他们大嚷大叫。

讲效率与自说自话“我,我一定要做到完美”没有关系。效率是只看什么管用,什么不管用,只是以最佳的方式做事。但是要真正有效率,需要你务实。务实就意味着你明白,有时候你的工人会生病,有时候机械会发生故障,你不会紧张兮兮的“啊呀,我一定要控制它”。对任何发生的事,你的处理是:这名工人病了,你来代替。械会生故障了 – – “OK,今天我们不会像其它日子那样富有成效了”,然后让人修理机械。这样,你心情放松的多,这在你的生意中管用,在你的家庭中管用,在你的个人生活中管用,如此等等。

后面有人有问题要问。

听众:我的问题是关于行为准则的。在一些书籍和典籍中,我看到有些伟大导师们自己行为上并没有遵循道德的描述。同时,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风俗。例如在古希腊,和一名男孩子同居是正常的,但我的问题不在这一点上。我的想法是,或许行为准则只是一种划分不同分类的方式,而不同的文化有着不同的风俗。是这样吗?

伯金博士:嗯,这里你问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看到以非道德的方式行事的不同导师:你必须要在二者中间作出区分 – – 那些因为他们确实不是合格的导师而行为不合适,因此他们是粗鄙的导师 – – 以及确实存在很多这样的例子 – – 他们因为一个特殊的目的而用一种强烈的方式行事,而这会带来饶益。例如,我的导师(参查什贡仁波切)总是斥责我,称我为白痴 – – 这实际上成了他用来称呼我的唯一的名字了 – – 因为我来到他跟前时拥有浓郁的哈佛背景,我在那里出类拔萃,我也非常自负。因此,他对我的责骂实际上非常非常有帮助,因为这向我指明,我确实是个白痴,我并非那样聪明,这非常有助于我培养谦卑的品质。因此,这非常非常有帮助。他用这种苛责人的态度行事,在一定的语境下这是破坏性的,但是他出于努力帮助我的这样一个动机而如此行事。他不是出于对我发火或者要伤害我这样一个动机而如此行事。因此,这就是区别。

现在,关于行为准则的文化方面,有某些行为被称作是天然具有破坏性的 – – 例如杀戮。因此,例如,如果你有这样一种文化,说如果你杀了我家的人,我一定要为了复仇而杀你家的人。根据他们的道德体系,这是正确的,如果我不复仇杀人,那么这就错了 – – 嗯,只是从自然的观念出发,这同样是破坏性的。就这一点而言,他们的道德准则有所扭曲。但是,如果你有一种道德文化认为妇女必须一直要包上头巾 – – 嗯,这种包上头巾的行为本身并不是破坏性的(这是一种不好不坏的中性行为),而这是文化特有的。因此,就道德准则而言,我们需要区分一定的事物天然具有破坏性,而一定的事物仅仅在一定的框架下而不是在总体的框架下被认为是不合适的或破坏性的。

还有别的问题吗?那么,让我们继续吧。

通过道德规范进行训练

在进行这三种训练时,如何去完成的一种方式或者呈现就是通过所谓的八正道。它们是八种修行类型或者事物,我们通过这些培养这三种方面 – – 道德自律、专注力、和分辨性的智慧。八正道中的每一个有一种不正确的应用方式(这是我们自己要祛除的)和我们想要采用的一种正确的或对的应用方式。

因此,让我们通过道德规范作为开始。这里,我们有三个方面、三种修行:

  • 所谓的正确的言语(藏文:yan-dag-pa’i ngag谛言),这样一种言语、交流方式。

  • 正确的边界 – – 专门术语是我们行为的正确的边界(藏文:yan-dag-pa’i las-kyi mtha’ 谛行)。换句话说,我们会如何样去行为?就行为举止而言,我们不要越过的界限是什么?

  • 然后是正确的生活(藏文:yan-dag-pa’i ‘tsho-ba谛生),我们怎么样维持生计。

因此,它们需要克制不去做出破坏性的言语、破坏性的行为、破坏性的生计,而要以建设性的方式进行,这种方式也将饶益他人。

错误的言语

让我们看一看什么样的被看作是错误的言语,即那种造成不幸和麻烦的言语:

  • 第一种是撒谎,说不真实的话。这基本上就是欺骗他人。这有什么麻烦呢?嗯,它的麻烦在于,如果人们知道我们是撒谎的人、我们所说的话在欺骗和蒙骗别人,那么就不会有人会相信我们;不会有人信任我们。所以这是一种不幸的、让人不满意的情况。

  • 第二种破坏性的说话方式是用一种两面三刀的方式说话,意思是在人跟前说他们的朋友或者伴侣的坏话。其结果会是什么呢?当我和你在一起,说这样的事 – – “哦,你的朋友(你的伴侣、丈夫、或者妻子)是那样糟糕的一个人呢,”等等 – – 那么你会怎么想呢?你会想着“哦,他会在我背后怎么说我呢?”因此,如果我们总是说别人的坏事,我们的关系就会破裂。人们就会离弃我们,因为他们会认为我们会对他们做同样的事、说坏话。在这里,动机当然是我们想他们关系破裂。

  • 第三种是用一种尖刻粗暴的方式说话。如果我们总是冲着别人大嚷大叫、咒骂他们、用这种辱骂性的方式说话,别人也会开始用这种方式对我们说话。除非他们是受虐狂,否则不会有人想和总是冲他们大喊大叫的人待在一起。

  • 接下来,第四种是无聊的闲话。如果我们一直在说话 – –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 – 并不断打断别人的话,说一些全然无用的话、毫无意义的话,那么结果怎么样呢?不会有人认真对待我们。人们认为和我们在一起只有痛苦 – – 我们只是不断地说话 – – 我们在浪费所有时间,我们也在浪费别人的时间。

因此,这是四种不正确的说话方式:

  • 撒谎。

  • 说别人的坏话,从而让他们关系破裂。

  • 说尖刻粗暴的方式话,说伤害他人的话。

  • 无聊的闲话 – –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 – 说一些毫无意义的话。或者是流言蜚语,这样的东西 – – 说与别人、也与自己根本无关的其他人的各种事情。

正确的言语

我们想用于训练的正确的言语是什么呢?建设性的言语是克制我们不做上述四种不正确的说话。对吗?因此,我们要培养的第一层次的训练是当我们想说一个不真实的东西时,或者我们觉得想冲别人大嚷大叫时,或者我们想要闲聊以打发时间时 – – 要认识到这是破坏性的,这会造成不幸,因此不做它。

这并不容易,因为你必须要在你想这样做的当口,在禁不住要这样做之前,就要立马收手。这例如就像你还想吃一块蛋糕。因此,就在你禁不住走到冰箱跟前或者无论怎么样去拿它之前,认识到“尽管我想这样,那又怎么?我不能把它表现出来。如果我们确实表现出来了,我只能变得越来越胖。所以,我不想那样。”然后,你不走到冰箱跟前去。我的意思是说,有时候我们确实有机会这样去做。我记得有那么一天我想吃一块蛋糕 – –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用这个例子的缘故 – – 而当时房子里一块也没有。因此,在回家的路上,我开始往我最爱去的那个地方走,那里他们买一种我很喜欢吃的蛋糕。但是,我走着(这时候我有时间间隙考虑这件事),我给自个儿说,“嗨,我正在努力减掉一点体重呢。我并不是真正需要那块蛋糕,”因此我 – – 道德规范 – – 因此我转身径直回家了。这就是我们就规范而言要谈论的。

伟大的印度佛教大师寂天用了这个比喻,当你想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保持想一段木头一样。因此,我想冲着你大嚷或者对你说什么脏话时,我们意识到这只能让我心情糟糕,让你心情糟糕,因此我就不说它。保持像一块木头一样。我想说一个愚蠢的笑话或者做一番愚蠢的评价,我认识到这只是无聊的闲谈,因此我不说了。这样一些东西。OK?

这是在此所涉及的道德规范的第一个层次,这就是当你想要用这四种破坏性的方式之一说话时,记着这将只会造成不幸和麻烦,所以别说它;什么也别说。

接下来,道德规范的第二个层次是切实做建设性的事 – – 因此用一种建设性的方式说话 – – 再次通过认识到这将带来幸福,形成一个更加和谐的状况。因此,我们在这里做什么?我们根据因果来进行思考。

培养正确的言语需要作出非常有意识的努力和坚定的决心,在合适的时间通过合适的手段,说话真实、礼貌、和善,说的内容全部是有意义的:

  • 因此,不要通过不断地打电话或者发SMS信息、发短信告诉他们我刚才吃了什么早点或者“哦,我不喜欢这个人说的”等等来打扰他们。我的意思是说,这是无聊的闲谈,这在打扰别人。

  • 或者用一种不合适的方式说话。我发现有和人们打交道不耐烦的问题。有人想在有关我的网站或者别的什么事上说服我,他们曾经对此做过一次解释,我说“好的,我会这样做,”然后,他们继续想我游说,一而再再而三地,但是我已经对此说了要做。因此,这就是通过一种正确的方式 – – 当人们同意时,谈话终止;去做别的事。

因此,我们在说话的方式上努力想有助于人,努力想用一种制造和谐而非制造分裂的方式。

现在,你当然要用辨别力(我的意思是,这三种训练放到一块儿)。所以如实说话 – – 嗯,如果一个人穿着一件难看的衬衣或者难看的裙子,你也知道这确实会伤害他们,你不要只是说“哟,这确实难看”或者“你看起来好糟糕。”因此,有时候你一定要练达,这再一次取决于个人。

当时,我姐姐正在柏林来看我。我们外出去一个地方,她穿着一件短上衣,衣服有点紧绷的样子。嗯,这是我姐姐。我可以给我的姐姐说“这看起来确实很糟糕。你应该穿另一件衣服。”但是,如果是别的什么人,你就不能这么说。因此,我的意思是,再一次,你运用自己的辨别力。你能给你姐姐说的话和你给别人要说的差别非常大。当你和她出去约会时,即便这是实际情况,你不可能对你新结识的女朋友说 – – “你穿的上衣真糟糕。穿一件别的什么吧”。

尖刻的语言 – – 你可能需要强调什么。让我们假设如果你的孩子在玩火柴、焰火、打火机这样的东西,你必须言辞强烈。但这不是尖刻。你的动机不是愤怒。 你不说“这看起来很糟”这个真相的动机不是你想欺骗这个人。因此,动机确实很重要。

因此,我们有规范、道德规范、自律,来克制自己不以破坏性的方式说话,训练自己运用建设性的方式。

错误言语的其它例子

现在,有关于这些破坏性说话方式的经典呈现,但是在我称之为感受性训练的计划中,我将这些破坏性说话方式的分析予以延伸,不仅包括了征对他人的直接的破坏性言语,也包括我们在处理自个儿的事时针对自己的破坏性言语。因此我想,对这些破坏性的、不正确的说话方式,我们需要用一种更广阔的方式进行思考。

撒谎同样包括就我们的感情或我们的意愿向别人撒谎,或者就我们对你的感情或者我们对你的真实意愿自欺欺人。我们可能对别人很好,说的也很不错,等等 – – 说“我爱你”之类 – – 我们甚至可能这样想着糊弄自己,但实际上我们想要的是他们的金钱或者别的什么。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在对此撒谎,在欺骗。这并不是意味着我们告诉这个人,“哦,实际上我不爱你。我只想要你的钱。”这有点不合适。但是,事情在于我们自省,我们对一个人实实在在的感觉是否是真的,我们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意图是什么,如果这些是在烦恼情绪 – – 对他们的金钱心生贪念等 – – 的基础上,那么就纠正它。

以及两面三刀的话:这不仅仅是说些让一个人和朋友关系破裂的事,也包括说的话让人反感,从而让我们的朋友厌恶并离弃我们。因此,这不仅是企图让你的朋友离开你,而且我们说话的方式很可恶 – – 例如说像总是抱怨不停 – – 这把其他人都从我们身边撵走了。那些总是有负性特点的人 – – 总是抱怨、总是说所有的事情都多么糟糕、等等 – – 我们不想跟他们在一起。因此,同样,如果我们总是那样,谁想跟我们在一起呢?或者喋喋不休,甚至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这同样会把人撵走。我的意思是说,我认识一些那样喋喋不休的人,我特别不想和他们待在一块儿。因此,如果我们也那样说话,没有人想和我待在一起。因此,说别人的好话非常重要 – – 而不是仅说坏事和抱怨他们 – – 说别人的好事,要积极而不是总是负性消极的。

然后是尖刻的话。我们不尽想着要在言语上停止谩骂他人,也要在言语上停止自我谩骂。有很多人冲着自己说一些可怕的东西:“哦,你是这样一个蠢货”,“你很蠢”,“你真糟糕”,“别人怎么会和你一样呢?”等等。你说一些非常令人厌恶的东西。如果你这样说别人了,那就很粗暴。但这是对我们自己很粗暴。这当然不会让你更幸福,不是吗?因此,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对自己的态度以及我们如何对待自己,和我们在心里如何对自说自话。

闲聊。这是总是通过SMS信息和脸谱邮件以及推特发布琐事进行干扰,浪费别人的时间,也浪费我们自己的时间。这不仅如此 – – 这是真正的闲聊(这浪费他们的时间;浪费我的时间) – – 而且在这类 – – 即这是另一种闲聊闲话中,没有通过向别人揭露他们的私人事情而泄露对别人的信任。有些人满怀信任地告诉你些什么 – – 他们是同性恋或者患有癌症或者可能是别的什么 – – 但是你要自己把紧关。“我需要告诉某个人,但不要告诉别人” – – 而很快你告诉了所有人。这当然是闲谈。这是对他们的信任的背叛。

但是现在,让我们就这个问题看看自己。不要不加区分地就将我们的私事 – – 我们的疑惑、我们的担忧、等等 – – 告诉别人。例如,你不要将它们告诉你的孩子们。如果你是父母,你有孩子,你说,“哦,但是我很担心。我们怎么能够有足够的东西养活大家呢?我怎么才能付得起租金呢?”我的意思是说,你不需要就这些东西告诉孩子们。或者“哦,我和女友(男友)有麻烦了。”有那么一些人,你不需要和他们分享这些。因此,我们一定要克制自己不要不加区分地就把我们与他人无关的或者并不合适的事告诉某些人。

因此,这是第一个方面。正确的言语,它本成为 – – 正言。因此,请就此思考上几分钟,或许你会有些问题。顺便说一句,你在考虑的时候,需要做的是在你的脑海里回顾:我现实中是如何与别人说话的?我是如何说自己的?

OK,我想,我们可以将它甚至扩展到用一种合适的方式向合适的人说话的情景的整个主题中。有这样一些情景(和一些人),你说话方式要极其有礼貌,还有另一些情景,你说话要非常随意。因此,在公司里你需要说话彬彬有礼但你随意说话 – – 这就是一种不适当的方式,对吗?这让每个人感到不舒服。或者,当你给一个孩子解释一件事的时候,你需要用一种孩子可以理解的方式去解释。你不会去用和给大学教授解释的同样的方式。

问答

在我们交流的方式和通过规范不去用一种破坏性的或不合适的方式说话、通过规范用一种建设性的方式说话、通过规范用一种能够有助于于人的方式说话,在这些方面你有什么问题吗?

听众: 我的问题大致上关于规范本身。我们在努力通过规范进行训练时,我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可能会犯一些错误,因此,我的问题是如何用一种健康的方式毫无怨言地重新去处理这些错误。

伯金博士:嗯,规范涉及到制订边界,即“我要不超过这种边界。”如果我们确实越过了边界,我们不可避免地可能会这样 – – 于是,我欺骗了你或者冲你大嚷大叫等等 – – 那么第一件事就是我们需要认识到犯了错误。我的意思是,这里可以用一组对应措施:

  • 首先你一定要认识它,因此要真诚面对自己。

  • 接下来表达后悔。后悔和内疚很不一样。后悔是“我希望我没有说这个,但这并不是说我就是个坏人。”内疚是确定“我是个坏人”,紧紧抓住“我说的东西这么差”,而不让它释怀。

  • 接下来,你下决心努力不要去重复做它。

  • 然后你再次肯定你前进的方向 – – 就是你的动机 – – 即“我想避免越过那个边界,因为这只让我感到不开心;它造成麻烦。”你重申这一点。

  • 然后你采取应对措施。因此,例如,如果你对一个人大嚷大叫,你就道歉:说“对不起。我确实心情不好。我感到后悔。我希望不要再犯这个毛病。”努力抵消这种东西。

因此,作为一种非常非常有帮助性的指导方针的是,当你招呼某个人的时候……我的意思是,人们总是一直用SMS信息打扰别人,这是不断干扰别人的一种很糟糕的闲谈方式。但是,如果你招呼一个人,第一件要说的是“你忙吗?你有时间吗?这是好时间吗?”查看一下。或许他们正忙着。或许这不是一个好时段。不要只坚持认为你要说的很重要,而对方必须得放下一切来听你的。

这种发SMS信息的习惯 – – 如果人们不立刻回应,你就怒不可遏。因此,这是同一类事:假设我们所询问的或者所说的东西要求他们停下所有手头的事,读短信,然后回短信。这当然会造成非常糟糕的专注力 – – 他们无法专注 – – 因此,这对别人具有破坏性,也对你自己有破坏性(因为你认为“我这样重要”)。那么,再一次,你会就发出完全毫无意义、不重要的SMS信息向其他人道歉,说“我只在非常重要的情况下给你发SMS信息。请你在有时间的时候再回复。”

听众: 我的问题是结合我们的正性动机去帮助别人,改善我们说话的方式。例如,如果我们的动机是给别人带来饶益,但是却需要我们用一种并不具礼貌的方式说出来,仅仅保持沉默是不是更好呢?或者我们应该说这不是件很文雅的事情,但用一种正性的动机去说它?

伯金博士:哦,当然在某种些情况下,你需要用一种很强烈的方式去说一件事 – – 例如像如果你的孩子玩打火机。

听众:我所例举的人不是我正与之说话的人,而是不在场的第三者。因此,如果我们谈论一个可能性格糟糕的第三方,我们应该用这种方式谈论吗?

伯金博士:这是个很微妙的主题。例如,你的小孩和沉迷在毒品或者偷窃等行为的朋友一起混日子,那么这就很困难(如果你向一个未成年人说他们朋友的坏毛病,他们通常会叛逆并反其道而行)。因此,你把孩子跟他的朋友们分开的动机是为了孩子的利益;不是你为了将那些朋友据为己有,你出于嫉妒。但这时候你需要有技巧,因为为了让他们离开这些朋友 – – 最起码你要让他们产生动机,通过看到“瞧,这如何影响着你?”而产生这种动机。因此,这并不容易。

我想,实际上一个人不需要如此地专注在将他们和这些朋友分开,而是和这些坏习惯分开。你需要根据行为来区分人。你一定要区分其朋友作为人和其朋友的行为。通过这种方式,如果他们能够看到总是沉湎于毒品或者一直醉醺醺的,如此等等,这对他们有负性的影响,那么,他们要么会停止与这些人厮混,要么甚至即便和他们在一起,也不会喝酒或吸毒。

这一点对年轻人来说很难做到,但是事情越相关,与误人子弟的老师在一起的人或者与……我想起一个人和财务顾问在一起这样一个例子。财务顾问基本上只是从你身上赚到钱(“对,如果你买这个股票,或者你买这份保险……”而财务顾问获取5%)。也同样警告别人说,“嗨,他们只是图谋给你兜售一些东西,这样图谋就可以获利。”因此,再一次,你的动机是帮助这个人不要占便宜。因此不是说“这个人是个坏人,只是想从你身上捞钱,骗你”,更富于技巧的做法只是告诉现实:“不管他们给你卖什么,这个人会从中得到5%的利润,因此,给你卖东西有他的利益。努力做一番调查,去发现、去找出来,看他们所推荐的东西是否合适,这是为了你的利益。”这样,你实际上没有说一个人的坏话;你只是道出了实情,即他们主要的事情是获利,他们练就了对你友好的态度,这样你就会信任他们。

这就像一个人想卖给你一辆二手车。你永远不会信任他们。他们的兴趣只在卖出二手车上。他们不会告诉你那车有什么毛病。他们只是想让你相信 – – 通过友好待人等等 – – 来卖掉它。真正测试出全部车况都在于你。因此,这就是你要说的:把车检测一遍。

最后一个问题。

听众:我们如何理解我们动机的真正所在?有时候,在有些情况下,表面上看,似乎是我们有一个帮助别人的正性动机,但在内心深处却是负性的。对此,我们如何区分它们呢?

伯金博士: 真诚面对自己并作出分析 – – 越来越深刻地观照。一个非常非常有帮助的事是,观照烦恼情绪的定义:它让你丧失内心的平静。在检查你怎样行为或者说话或者处理一种情况时,你的能量是平静的还是混乱的?因此,努力平静下来,保持足够的敏感来看“嗯,我是心神不安是不是这样呢?”

OK,今天就让我们到此结束,明天我们将继续探讨大家所说的八正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