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宗教对话与和谐 > 伊斯兰教与宗教和谐及慈悲

伊斯兰教与宗教和谐及慈悲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
意大利,米兰,2007年12月9日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记录并编辑

在此,我想谈一谈宗教和谐的问题。有时候,冲突牵扯到宗教信仰。例如此前在北爱尔兰,尽管冲突主要是一件政治事项,但很快就演绎成一桩宗教事件。这很不幸。如今,什叶派穆斯林和逊尼派穆斯林之间有时候也相互攻击。这同样很不幸。斯里兰卡同样如此,尽管冲突是政治性的,但有时给人以印度教徒和佛教徒之间的冲突的印象。这确实可怕。在古代,不同信仰的人们在很大程度上相互孤立。但是现在,相互之间接触更密切了,因此,需要特地作出努力以增加宗教和谐。

9.11一周年时,华盛顿国家大教堂举行了一次追悼祈祷。我参加了祈祷,并在讲话中提到,如今的不幸是有些人制造了这样一种印象,由于几名品质恶劣的穆斯林,所有穆斯林都是好战的、暴力的。这些人因此而大谈西方世界和伊斯兰教之间的文明冲突。这是不合现实的。

因为几名品质恶劣的的教徒而将一个宗教完全描述成是坏的,这完全是错误的。伊斯兰教、犹太教、基督教、印度教、佛教都是一样的,这真实不虚。例如有些雄登的追随者在我的住处附近杀害了三个人。其中一位是一名优秀的教师,曾对雄登多有批判,他身中十六刀;另外两人是他的学生。那些凶手确实凶残。但因为他们的缘故说佛教是好战的,没人会相信。佛陀时代一样有凶残的人 – – 虽然没有特例。

9.11以来,虽然我是一名佛教徒、一名伊斯兰教的门外汉,但我一直努力义务作为一名大伊斯兰教的维护者。我的很多穆斯林兄弟 – – 还有些穆斯林姐妹 – – 向我解释说,不管任何人,制造流血事件就不是伊斯兰教信徒。理由是,一名真正的穆斯林、一名伊斯兰教的真正的追随者,应该如同爱安拉一样爱万物众生。 安拉创造了万物。如果一个人尊崇、热爱安拉,一个人就应该爱安拉所创造的一切。

在阿亚图拉霍梅尼时代,我的一位记者朋友在德黑兰。后来,他告诉我那里的毛拉们从富人那里募集财物,然后济散给支付教育或家庭经济有困难的穷人。这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式的进步。穆斯林国家不鼓励银行利息。因此,如果我们了解伊斯兰教,认识到其教徒如何进行实践,那么,伊斯兰教和其他宗教一样精彩。一般情况下,如果了解其他人的信仰,我们就能培养相互尊重、仰慕和丰富充实。因此,我们需要不断努力,促进宗教间的相互理解。

最近在里斯本,我在一座清真寺参加了一次教际会议。那是第一次在清真寺举办教际会议。会后,我们都去大殿做了默祷。这确实很不错。因此,我们要经常为宗教和谐做努力。

有人说上帝存在,有人说上帝不存在 – –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因果律。这在所有宗教中都一样 – – 不可杀戮、偷盗、淫乱、撒谎。不同的宗教可能采用不同的方式,但目标一致。要看结果,而不是看原因。走进一家大饭店后,请享用各色美味,而不要争辩食物原料是怎么来的。欣赏、享用美食足矣。

因此,那些不同宗教间 – – 不要争辩谁的哲学好坏如何,要看到它们都是向善的,都以教导慈悲为圭臬和目标。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是有现实意义的。我们必须要用现实的观念和方法。

内在的和平和慈悲相关联。所有的大宗教有同样的福音 – – 爱、慈悲、宽容。我们需要一种世俗的方法来促进慈悲。对那些有宗教信仰并严肃诚信的人来说,他本身的信仰具有巨大的潜能来增加他的慈悲之心。对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人 – – 那些没有特殊的宗教兴趣或甚至憎恶宗教 – – 有时候他们对慈悲之心同样没有兴趣,因为人为慈悲是宗教的一个方面。这是大错特错。如果你将宗教看做一种消极的东西,那是你的权利。但是,对慈悲抱消极的态度是没有意义的。

首先,我们是母亲所生。其他人和一切动物都是母亲所生,并在母亲的呵护下成长大。这是一种生物因素。例如,我母亲对我很慈爱。因此,我慈悲的第一粒种子来自我的母亲,而不是佛教。研修佛教之后,这种慈悲只是增长了。如果我没有这样慈祥的母亲,或者如果父母亲宠坏我了,那么如今我可能很难实践慈悲之心了。因此,慈悲之心的种子是一种生物因素。我们需要它长存。

热情是健康成长的一个关键因素。科学家曾经在幼猴身上做过实验。那些和母猴在一起的幼猴很喜欢玩耍,只是偶尔打闹;那些和母猴分离开的幼猴总是很紧张、神情沮丧,打闹不已。因此,成长和母亲的热情有关。根据医学家的说法,他们发现我们越慈悲,压力和焦虑感就越少,内心的和平就越能得到培养。这样,我们的血液循环就得到改善,血压也就降低。有时候,还能增强免疫系统。但是,长期的恼怒和憎恨会吞蚀我们的免疫系统。因此,慈悲和宽恕对我们的健康长寿很有裨益。

从幼儿园阶段就可以将这些作为卫生保健的一部分教给孩子们。因此,我们需要通过正确手段提升人类价值,而不是仅仅通过宗教、还要通过世俗教育。现代教育没有对温暖人心的感情给予应有的重视,在这方面是欠缺的。有些大学正在探索如何将温暖人心的感情引入教育体系。这很有饶益。

我们需要用世俗的方法提升世俗道德。世俗并不意味着反对宗教或者不尊重宗教。我所说的“世俗”意思就像印度宪法。甘地强调世俗宗教:他为所有宗教祈祷。“世俗”的意思是在所有宗教中无所偏向,而是给予同样的尊重、包括对不信教者。因此,在共同经验和科学事实教育的基础上,我们需要通过世俗方法达到世俗道德。

问: 当今世界物质主义泛滥。如何看待那些物质主义者呢?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尊者: 物质只能提供物理享受,而不能带来精神享受。物质主义者和我们有着同样的大脑。因此,我们都能体验精神的痛苦、恐惧、困惑、嫉妒。这些能够扰乱我们的思维。通过金钱驱除这些?不可能。有些人心绪不安、压力过大,于是就吃药。他们当时减轻了紧张感,但也带来很多副作用。一个人不可能买来内心的和平,也没人会兜售它,但人人都需要它。因此,很多人服用镇静剂。其实,治疗心绪紧张的真正灵药妙丹是慈悲之心。因此,物质主义者需要的是慈悲之心。

内心的和平是健康的灵丹妙药。它能使身体各要素更平衡。充足的睡眠同样如此。如果我们心绪平静地安然入睡,那么就不会有干扰,我们也不需要吃安眠药了。有那么多的人着意于脸蛋的漂亮。但是如果你怒气冲冲,不管你脸上怎么样涂脂抹粉,也于事无补。你仍然是丑陋的。但是,如果你没有愤恨,满面微笑,你的脸会显得更吸引人、更帅气。

如果我们努力心向慈悲,那么即便心生愤怒,也会闪念既逝。慈悲如同一个强大的免疫系统。当有病毒侵入时,也不会有多大的麻烦。因此,我们需要有全局的视角和慈悲之心。然后,通过熟悉、分析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我们会变得更有力量。

我们拥有同样的向善之潜能。因此,请做自我观察,认识所有积极的潜能。消极的潜能同样存在,为善的积极潜能同样存在。人类的本性积极远胜消极。我们的生命是从慈悲开始的。因此,慈悲的种子比愤怒的种子更有生命力。因此,请以更加积极的眼观看待自己。这会使你的情绪更平静。这样,有问题出现时,会更易于解决。

印度佛教大师寂天写道,但我们碰到问题时,如果加以分析、找到避免或克服的办法,那么我们就无需担心。如果无法克服,那么担心也于事无补。要接受现实。

因此,如果你对我的话感兴趣,那么请您自身加以验证。如果您不感兴趣,就请自便。明天我要离开这里了,但您的麻烦会和您待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