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走近佛教 > 宗教对话与和谐 > 建立宗教多样性的和谐

建立宗教多样性的和谐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
法国,南特,2008年8月15日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誊写并略微编辑

改变宗教信仰的危险

这个世上有许多不同的宗教信仰,每一种宗教信仰都为适应各民族的需要而发展。正因为如此,我总是建议你们,最好保持你们原有的宗教信仰。在西方,尽管有一些犹太人和穆斯林,但大多数人都是基督徒。对 于他们来说,或对任何人来说,改变宗教信仰是不容易的,有时它只会造成困扰。

有一个我总是提及的例子。在六十年代初期,我们藏人面临了极大的困难。在那时,有许多基督教组织来帮助我们。有一位藏族母亲带着几个年幼的小孩,他们的处境非常困难,后来来了一位基督传教士,接 受了她的小孩到基督教教会学校就学。有一天,她跑过来告诉我,她今生今世要成为基督徒,来世再成为佛教徒。这清楚地表明,她有一些关于宗教信仰的困扰。如果来世升入天堂,她就没有兴趣成为佛教徒,如果坠入地狱,她 将无法成为佛教徒。

还有一位波兰女士,我在1956年就认识她了。 从1959年起,她对教育极感兴趣,并授予了几个藏族学生奖学金。她从而对佛教产生了兴趣,但在此之前她是马德拉斯的一位神智学者,所 以她已经有了某种无宗教派别的观点,尽管如此,她还是接受了佛教为她个人的宗教信仰。在她生命的最后阶段,神的概念似乎更接近她的思维,这也是一种困扰的表现。所以,你们最好是保持你们自己的宗教信仰。

千百万人中,有一些人会本能地对东方宗教,特别是佛教感兴趣。这些人得认真地想一想。如果他们觉得佛教更适合自己的倾向,那好,没关系。我们藏人中99%都是佛教徒。但在过去的四百年里,有 一些拉达克穆斯林人在西藏生活过,他们和藏人结婚,孩子成为了穆斯林。安多地区也曾有过一些基督徒。好吧,没有关系,对这两种人而言是没有问题的。

另外,我必须提到,当有人改变了宗教信仰,他们必须避免对原有的宗教信仰产生负面看法,这常常显示人性的一面。即使你觉得你原来的传统对你帮助不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总体上帮助不大。所 有的宗教信仰都对人提供帮助。尤其是当面临困难的情况下,所有的宗教信仰提供了希望。因此,我们必须尊重所有的宗教信仰。

学习彼此的宗教信仰

 此外,今天的现况和以前的稍有不同。过去,不同传统的民族或多或少是孤立的。佛教徒在亚洲,穆斯林在中东和亚洲某些地方,在西方则绝大多数都是基督教徒,他们鲜有接触。 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许 多新的移民浪潮正在发生,经济全球化了,而且旅游业也在不断发展。(人们)可以得到如此之多的信息,包括关于佛教的信息。由于这些不同的因素,我们的世界已经变得像一个社会实体:一个多文化,多 宗教的单一的实体。

因此,这里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由于不同的传统之间的密切接触,有时我们会对自己的传统产生不安全感。当我们和其他传统有更多接触时,会让我们觉得有点儿不安。这是一种负面的可能性。第二种可能性是,由 于更多的交流,可以发展各传统间的真诚合谐的机会也增长了。这是一个更正面的可能性,因此现在我们必须努力建立真正的和谐。如果我们撇开没有任何哲学基础而只是崇拜太阳或月亮这一类的东西的宗教信仰,如 果我们撇开这些来看世界的主要宗教 – – 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不同派别的印度教和佛教传统,耆那教,道教,儒教 – – 每一个宗教都有自己的特点。因此,通过密切接触,我们可以互相学习新的东西,可 以丰富我们自己的传统。

就我们藏传佛教徒而言,我们孤立在喜马拉雅山后,我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情形已经完全改变了。如今,近五十年来在西藏以外,我们已经找到了新的家园,并 且获得了许多机会学习其他国家的传统。这是极其有益的。过去,我们已经在印度建立了交流计划:基督教兄弟姐妹来印度向我们学习,我们的一些藏人僧侣和尼姑也去了西方并体验了基督教,大多是在天主教修道院。因此,在 这样的密切接触下,如果我们保持开放而不是禁锢的思想,那么我们就能互相学习。这样,我们就能发展相互尊重和理解。不管怎样,一个新的现实是存在的。因此,我认为,不同宗教间的相互和谐发展是非常重要的。这 是我的一个至死的承诺:促进宗教和谐。这是非常有益的。

因此,当我在西方给大多数其他宗教信仰的人士传法时,目的就是帮助这些人认识佛教。这会有助于产生宽容。然后,也许就像现任教皇所强调的,重点要同时放在信仰和理性两个方面。这非常重要。没有了理性,有 时信仰就有点不相关了。但是有了理性,信仰就变得和生活十分相关的一部分了。举例来说,当一个人正在经历困难时期,信仰上帝就极其有益,它给予这个人很大的希望。如果我们想到愤怒,仇恨,嫉妒,欺骗和欺负他人,如 果我们有信仰,信仰可以保护我们,让我们抵御这种负面情绪和行为方式。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信仰在日常生活中就变得非常重要。在佛教传统中,我们同样重视信仰和理性。因此,一些佛教的解释,尤 其是那些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的,也许对其他传统的修行者有益。

分享科学知识

当今世界有许多宗教传统。其中有两类:有神论和无神论。佛教是无神论的一种。无神论的宗教强调的是因果律。因此,自然地,佛教里有大量的因果律的解释,了解这一点很必要,(因为)它 能帮助了解更多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心性。

我们必须了解,举例来说,具有破坏性的情绪和态度,是我们的苦难和痛苦的根源。为了消除苦难和痛苦,我们不仅需要在肉体和言语上关注它们(具有破坏性的情绪和态度),而且要在精神上关注此二者。对 它们的抗击力也主要是精神上的。

在佛教的传统里,对心性的解释非常详尽。同样,我们在一些古代印度传统里也能找到同样的(解释)。因此现在,当今现代科学更深入地研究着这一领域。比如说,情绪和我们的健康有很大的关系,医 学界开始了对这一方面的研究。所以对脑神经学家来说,通过研究大脑如何运作来观察情绪显得十分重要。在其它学术领域里,对心性和情绪的研究有浓厚兴趣。因 此佛教和古代印度传统里关于心性和情绪的知识对他们的研究是十分有用的。

通常地,我把佛教分为三个部分:佛教科学,佛教哲学和佛教宗教。以佛陀为例,佛陀原本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有限的生命体。他教(我们)如何一步一步地转变普通的情绪和心性,而且他自己追随这一道路,最 终成觉悟,这就是佛。因此,佛教的做法是从这一水平上开始修持,即在普通人的水平上,追随这一道路直到觉悟成佛。

正因为如此,我们首先必须知道当今的现实情况:即需要佛教科学。然后在此基础上,我们看到变化和转变的可能性。我们看到,改变是可能的,这就是佛教哲学。当 这变得清楚明朗并且我们对内心转变的过程充满了信心,我们就能够开始佛教宗教的修行。

因而,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佛教科学,它涉及两个方面:内部的心性和外部的物质,如原子,宇宙之类。西方在外部的方面贡献极大:它似乎在这方面非常先进。我们佛教徒能从中学到很多,关于粒子和它们的运作,关 于基因科学,关于宇宙 – – 这些对我们佛教徒来说都十分的有用。至少,在这个星球上,很清楚是没有须弥山的。所以,我们的一些古典的描述也应改变。因此,我们佛教徒十分有必要学习科学在诸如宇宙学,粒子物理学,量 子物理学等领域的发现。

然而,某些现代科学的发现和佛教有着一致之处。例如,人们起初相信物质实体上存在着一些自己自足的独立的物质。但是现在,根据量子物理学的研究结果,我们看到,没有这回事。我 们佛教徒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懂得了这一点。佛教告诉我们,没有什么东西是自发产生或独立存在的,所以事物都是相互依存产生的。

如今,现代科学正在着手进行内在知识的研究,所以能有些互惠之处。佛教徒能从科学那里学到关于外部现象的知识,科学能从佛教徒身上学到如何处理诸如负面情绪等之类的内在现象。所以当我们和科学家对话时,我 们说的不是来世或涅磐。我们谈的不是宗教方面的事物,而是心性和情绪。这是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方法:我们研究事物来了解实相。

因此,你们这些对佛教感兴趣的西方人,完成你们的科学研究是有益的。所以,在此基础上提供一个以科学的态度来研究佛法的机会,我给非佛教徒传法看来是没问题的。正因为如此,请 把我的演说看成一个略似学术的讲座。除了开始的诵经外,在我的演说中没有仪式,也没有宗教方面的东西。我只作了一次科学讲演,你们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