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金佛教文献馆

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佛学文献馆

切换至本页文本格式. 快速进入主导航.

主页 > 高级专题 > 大手印 > 米拉日巴尊者导引一少年领悟心之实相

米拉日巴尊者导引一少年领悟心之实相

那王达毅格西
2008年6月根据亚历山大•伯金博士的笔记,由鲍林•叶芝编辑
1974年萨仁波切于印度达兰莎拉口译

有一天,米拉日巴尊者在山洞中独坐,有两个人前来拜访并向他问道:

“您一直都是一个人吗?”“您不孤单吗?”

“我一直和某人在一起,从不孤单。”他答道。

“可那是谁呢?”二人中的年少者问。

“他就是我的菩提心。”

“他在哪里?”

“在我意识的房子里。”

“这是怎样的房子呢?”年长者问道。

“就是我自身。”

年长者觉得米拉日巴是在捉弄人,于是他对年轻同伴说:“走吧,这真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 – 他不过是冷嘲热讽。”年轻人回答道:“不,或许我们能从他这儿学到些东西。”他再次转向米拉日巴。

“你是说意识就是心,而身体就是房子吗?”

“是的,我说的正是这个意思。”米拉日巴答道。

“在普通的房子里面,可以住下很多人 – – 那一个身体里面能住下多少不一样的心呢?”

“一般来说,只能住下一个。但今晚,请在冥想的时候寻找身体里面更多的心吧。”米拉日巴说道。两位来客答应了之后便离开山洞回到了家。年少的那位当晚冥想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跑去见米拉日巴了。

“哦,尊者!昨晚我冥想了,并且正如你所说,心只有一个。但这个心总有点儿奇怪……我根本无法描述它的形状或者颜色。就算我追着它跑,我还是无法抓住它。如果我去杀死它,它也不会死去。我跑得越快,它逃得越快。这个心,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即使我想象自己抓住了它,我也没办法把它踩在脚下。我试着把它关起来,可它不会留下。就算我放它走,它也不会离开。我想把它收拾起来,它也不会聚到一起。我想要看到它的本质,它就躲着不让我看。所以,对于它到底是什么,我困惑了。我不知道它的本质是什么,但我不能否认它就在那里。请求你给我讲讲心是什么吧。”

“不要期待我能替你品尝糖的滋味!”米拉日巴说道。“红糖的味道是不能用眼睛看见,不能用耳朵听见的。你只有自己冥想,自己找到答案。记住,心不是他人可以描述的东西。所有的话语都只是一些表面上的线索。心永远不能被描述。借助他人的线索,你必须自己去观察,自己去觉悟它的本质。”少年便请求米拉日巴给予更多教导。

“这些都没有用。”米拉日巴说道,“回家吧,明天再来,那时再告诉我,你的心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是住在你的脑子里,还是站在你的脚尖上。”第二天黎明年轻人又来了。

“你已经检查过自己的心了?”米拉日巴问道。

“是的,检查过了。”少年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心是个不停运动的东西 – – 它的本质就是运动。它的根本实体非常清澈透明。我们无法用任何颜色或者形状去描述心的样子 – – 想利用颜色或者形状去认识心的本质是不可能实现的。通过感官之门,比如眼睛,心可以看到各种形态。通过感官之门,比如耳朵,心可以听到各种声响。通过感官之门,比如鼻子,心可以闻到各种气味,通过舌头,品尝各种滋味,通过腿脚,心能够行走。这就是搅乱了一切的心,这就是那喋喋不休的心,这就是那提出异议的心,这就是那带来果报的心。”

“你已经能自己去观察心的习气了,”米拉日巴告诉他,“正是这颗有着各种习气的心,让我们积下了恶业,在轮回中不断流转。你现在已经充分理解了心的习气。现在,有了这样的证悟,如果你希望我带你去那自由解脱之城,我会如你所愿的。”

于是,这位少年皈依佛门,米拉日巴尊者是他的上师。许多天以后,米拉日巴才问起他的名字,他叫优婆塞·桑杰恰,年仅十六岁。米拉日巴给他这位新弟子第一次讲了“八正道”(皈依)。

“从今晚开始,要守住你与三宝之间的正道。今晚,在冥想的时候去观察,是心保护着你,帮助着你,还是你的身体在保护你、帮助你。”第二天,弟子告诉他,似乎并不是身体在保护和帮助自己。

米拉日巴尊者巧妙地引导着少年冥想空性和无我,即便他从未提起过“空性”这个词语,更没有进行任何宣扬。他教导弟子领悟空性的方式十分有效,即通过自己冥想去取得经验,而非事前听别人宣说。 当问及究竟是身体还是心实施保护的时候,一个人被驱使着去深入探寻。有些人可能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健康,但精神上他们倍感迷茫与沮丧。正是我们的心保护着我们的精神和未来的生命。

这就是米拉日巴尊者指导人们通过冥想无我领悟心之实相的不同法门。